查看: 2862|回复: 23
收起左侧

[都市爱情] 栀子花开,与爱情无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6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二快要结束的那年夏天,学校花园里的栀子花,开得特别地用心,仿佛在一夜之间,它们便相约着,次递绽放洁白馥郁的片片花瓣。迷人的幽香,氤氲了整个样园。   
  而我偷偷喜欢的那个男生,也有着一张如栀子花般,清新而洁净的帅脸。   
       
     午后,我和好友兰兰,坐在操场边的双杠上。双杠边有一棵大柳树,没有午睡习惯的知了们,在树上不停地聒噪着。柳树倒垂的枝叶为我们遮挡了头上的烈日,只有些许斑驳的光影,隐隐约约地在我们年轻的脸上晃悠。我和兰兰都喜欢做做作家的白日梦,我对她说,坐在这里,空气凝固静止,嗅着栀子花的芳香,看天上云舒云卷,灵感便会油然而生。其实我没告诉兰兰,我拉她坐在这里,只是为了看操场上那个自如运球高大帅气的身影。心底有些秘密,便是连上锁的日记也不能说的。   
  他和我不在一个班,我们的教室隔着一堵厚厚的墙,但是我知道他的一切。他叫林墨翰。那个时候我正疯狂地看着琼瑶阿姨的小说,自然是极喜欢这个很琼瑶的名字。他是我们县文化局局长的儿子,他的父母肯定是非常知书达理的人,不然怎么会给他取这么一个出众不俗的名字呢,哪像我在造纸厂当小工人的父母,给我姐取名如花,我叫如玉,幸亏我下面没有妹妹们了,不然我家定会一二三地排着如银、如金……还有,他喜欢踢足球,他喜欢穿一尘不染的白衬衣,他骑在自行车上时,喜欢微笑着,将额前的那络发丝,轻轻地往后捋去,就是那么一捋的动作,要多帅气就有多帅气。   
  我承认,我中琼瑶阿姨的毒很深很深,好喜欢好喜欢名字儒雅长相帅气的男生,尽管,我仅拥有一个,要姿色无姿色要才貌无才貌的中人之姿。   
  正在我撑着下巴看得发呆的时候,一个黑影直直地向我飞来,没等我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呯”地一声响过,我的眼前便冒出了无数金灿灿的星星。衰!流云还未看到,倒是先看了流星。   
  我痛得捂住了脸,从双杠上滑了下来,蹲在地上。因为刚才那个不明飞行物的袭击,我的脸已是火辣辣地疼痛,脑袋也在“嗡嗡”地作响。   
  “如玉,你没事吧?”是兰兰着急的声音,她试探着想拿开我捂着脸的手。   
  我晃开她的手,没理她,仍然捂着我的痛脸。怎么可能会没事?力度很强的击中,痛得我只想大声地哭,泪水已盈满眼眶,只是不好意思哭出来而已。   
  这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跑了过来,“喂,同学,你没事吧?墨翰不是故意,同学,对不起了。”   
  什么,墨翰?墨翰两字,仿佛一贴神奇止痛剂,我竟忘了自己脸上的痛,松开手来,原来,是墨翰飞过来的足球打中我了啊。我赶快用手擦了一下眼角快要流下来的眼泪。   
  墨翰站在那圈男生的外围,阳光照着他额上的汗珠,熠熠地闪着白色的光。他没有说话,那双迷人的双眸,正无措地盯着我。我的心里,便是很柔软地一痛,我怎么能让墨翰这么尴尬地杵在那里呢?   
  于是,我连连摆手,“没,没什么事了。不打紧的,不打紧的。”   
  我的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幸亏刚才被球击中作了掩饰,我暗想,不会有无聊的人会无端揣摸我的心思吧?   
  墨翰和那群男生捡了球又跑到操场中间快活地踢了起来。我其实是希望墨翰能够回下头,用怜惜的目光看看我,结果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我抚摸着自己疼痛难耐的脸,怏怏地说,兰兰,回教室了。   
       
     有了那次的结缘,再次遇见墨翰的时候,他便会抿着好看的嘴唇,微微一笑,冲我点点头,算是招呼。我也会笑着冲他点下头,然后就埋着头,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从他身边轻而快地走过,其实就在擦肩的一刹那,我的呼吸不由地紧促起来,心里也如鹿撞般,埋头,也只是为了掩饰脸颊上倏然飞起的一抹红霞。   
  于是,便对那次的球击事件心存感激之情,尽管让我的脸肿了好几天。如果不是那个飞来的横球,哪有机会让墨翰对着我笑呢?我心里甚至胡乱地臆想,或许,那个球,便是我在佛前静许千年的愿,今生,它便带来了缘份的红线,线的两端牵着我和墨翰,一场旷世的木石奇缘,便由我俩去倾情上演。   
  天天想着墨翰,我终于知道了所谓的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是怎样一个具体的涵义,我被这段暗恋,折磨得形销骨立,上课时,连老师讲课时的脸,一晃一晃地,也变成了墨翰那张干净而帅气的脸。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会为他疯掉,甚至会为他死去。必须,为这段感情,做个了结。   
  我没能管住自己的心,更没能管住自己的手。我给墨翰写了一封信,把自己对他的思慕都写在了信里,并约他在周末的午后,学校双杠边见面。我没留名字,我想,他一定会猜到是谁。我把信纸折成了一只带来幸运的千纸鹤,装入白色的信封中,提前一个星期,投进了墨绿的邮筒。   
  好不容易捱到了周末。学校里除了守门的大爷,没有其他人,安静极了,甚至能听见栀子花在阳光中绽裂的声音。我提前来到了学校,但是没去双杠边,我选择了呆在二楼教室里靠窗的位置,那里,可以一眼望到操场边双杠的位置。   
  知了仍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嚷闹,栀子花的芬芳仍在校园里四处游弋。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双杠,生怕错过了墨翰的到来。但是,一直等到了天边最后一抹余辉被夜色吞噬,也没有等来他。我黯然神伤地趴在课桌上,尽管不愿相信,但是,我仍是清醒地意识到,我的爱情,被拒绝了。   
  第二天,疲惫不堪的我,脚刚刚踏进教室的门,哄哄闹闹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齐刷刷地向我扫过来,几个痞气的男生吹起了口哨,还有几个女生捂着嘴吃吃地笑着。我一下子懵了,连忙看看自己的衣服,似乎纽扣没有错位啊。我又连忙摸摸自己的脸,似乎脸上也没有粘着饭粒啊。这时,兰兰从教室外跑了进来,拉着我就往楼下跑。   
  “兰兰,怎么啦?快上课了跑什么跑?”我愤愤然地想甩掉兰兰的手。今天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了,莫非都吃错药了不成?   
  “你给林墨翰写信了吗?老实回答我!”兰兰气喘吁吁地站定,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没有!”没经过大脑,我便慌乱地矢口否认。   
  “还敢说没有,去去去,去看看你的杰作!”兰兰拖着我,来到了学校黑板墙前面。   
  天!我扭头一看,想都不敢想,我写给墨翰的那封信,居然贴在了黑板墙上,最前面,还附加了一行题目:丑小鸭的梦。   
  “你的笔迹,我们班谁不认识,啊,你居然还敢说没有!”兰兰推搡着我,气愤至极。   
  我只觉得天眩地晕,呆呆地伫立着,眼泪一下划过有点麻木的脸颊。   
  兰兰伸过手去,“刷”地一把撕下那两页我写了一夜的情书。“你得行了,啊,你怎么会给这种人写情书?你不知道吗,人家正和咱班副县长的女儿王晶谈恋爱。丑小鸭几个字,就是王晶的笔迹!”   
  ……   
  泪珠,簌簌而落。我不记得兰兰还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我泪眼朦胧地冲出了学校,冲到了学校背面的小山坡上,然后,把自己甩在那片开满白色栀子花的草丛中,无所顾忌痛痛快快地放声大哭起来。   
     
      曾经,脸的痛疼,让我一度迷醉,现在,心的痛疼,却让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我知道,我不会再想看见那张帅气得近乎扭曲的脸,也不会想听见王晶嘲笑的话语,我必须,要离开这个小县城,必须,离开这个让我倍感耻辱的地方。   
  于是,我变得更加地沉默寡言。除了偶尔和兰兰说上几句话,其余的时候,我在近乎疯狂地学习。课余的时间,我不再和兰兰去操场上的双杠上坐着发呆,我只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停地背课文背单词背公式。只有不停地学习,才会让我忘记那份锥骨的伤痛,只有不让自己的大脑休息,才会让我忽略同学鄙视的眼光。好几次,我看见兰兰欲言又止的眼神,我想,其实,她并不是真正地懂我。   
  第二年的高考,我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我们那届,只有十多个人上了专科线,不包括兰兰和林墨翰。   
  刚进大学没几个月,兰兰来信告诉我,她进了塑料厂上班,林墨翰在父母的安排下,进了县里的文化馆上班,王晶和他吹了,又和某个市委领导的儿子谈起了恋爱。读完信,我哑然失笑,原来,兰兰,她终是不了解我的。心底那份不愿触摸的刻骨伤痛,只有自己的心知道,别人是永远无法走进,也永远无法感受的。我给兰兰回了信,说,这个人,在我的心里,已经死了,以后不要再提他。   
       
      再次见到林墨翰,是在我大学毕业的两年后。那时,我已在省城的一家设计院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其间,也不停地回过县城,只是没再见过他。那天是回县城为父亲庆贺六十岁的大寿。   
  走在县城的小街上,一阵栀子花的清香扑鼻而来。转头一看,一位卖花的大婶,正坐在小街的街沿上,她的面前摆着一个小巧的竹篮,反盖着的竹篮盖上,静静地躺着素雅洁白的栀子花。栀子花的芬芳啊,似乎又让我,回到了那段青葱而苦涩的岁月。   
  我蹲下来,想选一朵栀子花,别在我纽扣上。就在蹲下的一瞬间,我仿佛又看见了那年夏天的午后,那张无措的脸。   
  我轻笑,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会是他呢?或许是夏日刺目的阳光,晃花了我的眼吧?   
  迎面走过来的那个人,穿着一件皱皱巴巴的白衬衣,脚下趿着一双裂了口的拖鞋。但是,就在他黯淡的目光与我交错的瞬间,我在他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丝曾经熟悉的神情。只是,这份神情里,已然没有了当初让我沉迷的清新与干净。他也有点愣愣地看着我,眼底写着似曾相识的迷茫。   
  这时,从他身后冲过来一个女人,披散着蓬松的头发,穿着宽大的棉绸睡裙,那女人一把揪住他的肩膀,歇斯底里地吼着:“你又跑哪去赌了?啊?家里仅有的那点钱,都被你拿光了,你还要不要我活啊?”   
  他一把掀开那女人,女人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你个死婆娘,老子挣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哼,你少管!”   
  他怒睁着双眼瞪着那女人,又冲着女人挥了挥拳头,扬长而去。   
  那个女人颓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呜”地大哭起来,边哭边骂:“我真是瞎了眼了我,当初瞎了眼了才跟了你,一张空皮囊顶个屁用啊!呜呜呜……”   
  “姑娘,你到底买不买花?”大婶很是平静的声音。我才突然反映过来,我手里,还捏着一朵栀子花。   
  在午后安静的阳光下,这朵离开了枝桠的栀子花,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花瓣边沿一圈,已泛着即将凋败的暗黄。   
  “对不起,我不买了。”我站起身来,看了一眼仍然坐在地上哭泣的女人,朝着造纸厂的宿舍走去。   
  我以前怎么就一直不知道呢?失去了水份的栀子花,尽管还残存了一点点的幽香,但是,那也只是它最后的一点点幻想,很快,它便会被人无情地遗弃在路边的垃圾桶里。而爱情,亦是如此,如果失去自我毫无尊严地去爱,最后受到伤害的,便总会是自己。幸亏,当初,他把我的情书,贴在了黑板墙上。   
  高跟鞋敲击着小街寂静的水泥地面,我突然觉得,心底那份纠结了七年的疼痛,其实也没什么了,就像栀子花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最终会了无痕迹。那年,栀子花的花香啊,终是,与青春有染,与爱情无关。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7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总是眷顾那些真正有心底有爱的人,祝福楼主!逝去安然......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0-6-8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总是眷顾那些真正有心底有爱的人,祝福楼主!逝去安然......
双层猫 发表于 2010-6-7 08:52


谢谢猫猫。不过,幸好,这不是我的故事。:hju6776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8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几个字很正解啊,“与青春有染,与爱情无关”!女子写女子,写得很细腻,这样的故事,也只有女子能够写好吧!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13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青涩的情怀,最美好、最纯洁,却又是心底最难忘记的疼痛。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13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像烟花一样飞走的青涩年华,总是让人无限怀念。
让我为之动容的故事。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17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起往昔的年少来,好多都如梦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17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细腻的一篇情感故事,读来非常真切。同意飘尘兄的话,这大抵只有女子才写得出如此美文吧,欣赏。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17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被章章骗来的。可是,看了这篇文章,却无人能够骗走我的视线!!!写得好,不仅是文笔,还有那令人眷恋的青春情怀!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0-6-17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被章章骗来的。可是,看了这篇文章,却无人能够骗走我的视线!!!写得好,不仅是文笔,还有那令人眷恋的青春情怀!
孤鸿 发表于 2010-6-17 17:21
孤鸿兄,什么叫被我骗来的哦!?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