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58|回复: 0
收起左侧

[社会纪实] 生活是不可承受之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8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王小石
  王小石是腊月二十四,过小年的那天中午回到镇上的。下了车后,他没有回家,和老婆直接去了姐姐家。姐姐王小云是镇中心小学的语文老师。姐夫张长安原来在镇粮管站上班,粮管站破产后,去广州打了几年工。前些年,小镇拆迁后重新规划。两口人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四十万,在镇上买了两间房子的地皮,修了一栋三层的临街小楼房。一楼开了一家微型家电超市,二楼是厨房和客厅,三楼做了卧房。
  走进小超市,王小云正在看店。王小石一声”姐姐“刚喊出口,小云就尖叫着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却故意忽视掉了走在前面的小石,抱住了他身后的老婆。这让小石很不爽,大声地抗议道:”老姐,你好偏心,我走在前面,你都不抱我,却去抱我后面的那个人。“
  小云接过了弟妹手中的行李,转过身来在小石的脸上使劲地捏了一下,骂道:”就是不喜欢你。咋样,有本事你就不叫我老姐。你这个家伙,小时候,不知道害我得了多少次老爸老妈的打骂。长大后,也不记得主动给我打个电话。哼!”大家都笑了起来。
  走上二楼,张长安听到了小石的声音,从厨房里钻了出来,高兴地跟他拥抱着,说:“小石到家了,太好了。家里又可以热闹几天了。烟在桌子上,自己拿。等我把菜炒好了,我们兄弟俩再边喝边聊。”
  很快,满满一桌子菜就端上来了。小云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从下面上来了两个满脸泥浆的汉子。长安介绍道,这是他们家雇请的泥瓦匠。看着小石疑惑的神情,长安一边斟酒,一边解释道:“镇上的药材站也倒闭了,我们这排楼房后面的空隙地就是药材站的。我们这边相邻的八家房主,每人花了七万块,合伙买了下来,准备在现有的房子后面各自再修两间房屋。以后做生意,才不至于显得狭小。”
  “哦。我还不知道呢,都没有到后面去看。年前可以完工吗?”小石一边吃菜,一边问道。
  “快完工了。”那个年纪大一点的泥水匠谢绝了长安的斟酒,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再过三天就可以完工了。”
  两兄弟一年没见面了,一边天南地北地随口胡侃着,一边大口大口地喝酒。一会儿,一瓶酒就下肚了。长安要去拿酒,早已吃完饭,坐在一边喝茶的老泥水匠说:“老板,下午你还要找两个帮工,把瓦运到屋顶上去。”
  长安就说:“小石,我下午要去运瓦,就先不喝了。现在,帮工太贵,一百二十块一天呢,能省一块算一块。你和弟妹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等一下先去三楼休息,晚上我们再继续喝。”
  小石说:“我不累,酒先留着,晚上再喝。走,我帮你运瓦去。”说完,放下碗筷,站了起来就往外走。
  小云连忙拉住小石的衣袖说:“小石,你们一年到头在外面打拼,都累坏了。回到家里,就要好好地休息,好好地放松。姐家里的事情不要你插手。大不了,让你姐夫花点钱雇两个人。你给我坐下来!”
  小石扳开了小云的手,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喊:“姐夫,我先下去了,在后面等你,你快点过来。”


  2、王梅梅
  王梅梅今年三十三岁。十八岁那年,老爹老妈离婚了。她就不愿意呆在那个让她别扭、不自在的家里了,一个人离家出走去了浙江。先是在一家电器厂打工,月工资三百块。一年之后,跳槽去了一家皮鞋厂,月工资六百块。月工资涨到八百块后,被公司的董事长相中了,以每个月一万二千块的价格包养了。董事长比她的爷爷小六岁,每次睡&觉,看到他松弛的皮肤,王梅梅就觉得特别恶心,反胃。后来,渐渐就习惯了。王梅梅做了董事长四年的小情人,直到董事长腻了,才把她转送给了当地的一个政府官员。不知不觉,就三十岁了。她知道女人的青春和美貌是留不住的。所以,刚过生日没多久,她就带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一百二十万块钱回到了老家。
  她花了六十万在镇上建了这两间临街的五层楼房。前年,同老爹给她介绍的一个远房表弟结了婚。买家具,办酒席,装修房子,花去了近三十万。结婚后,看到男人没事做,天天在镇上打麻将,晃来晃去的。她又花了十多万,买了一辆货车给男人跑运输。今年药材站圈的地皮要出售,她也凑了七万块买了两间地皮。不过,她暂时还不想扩建,只是修了围墙,把属于她的那块地皮圈了起来,种了一些花花草草。
  吃完午饭,男人在电脑上同几个网友打麻将。她看了一会儿电视,百无聊赖,就下了楼,去了后面的花园。毕竟已经腊月底了,花园里的其它花儿都已经凋谢了。只有长在墙角的那几簇白的,粉的,紫的萝卜花儿,艳艳地开得正欢。她想,明年一开春,这些花儿也就谢了,就会结出很多很多的萝卜种籽来。她又想:曾经,她也是这样艳艳地,旁若无人地绽放着。而现在,渐渐地开始显老了,以后,也会老得像是一些难看的种籽,那些只能繁衍下一代的种籽。
  这样胡思乱想着,突然,她听到了一声惊呼。抬起头,看到旁边屋顶上,一个正在背瓦的年轻人,滑了一跤,摔了下来。瓦片叮叮当当,散落一地。背篓也从他的肩膀上脱落了出来,挂在了一根檩子上,他的脚被另一根檩子挂了一下,头部朝下直直地坠了下来,碰撞在离她两米开外,她家修围墙没有用完的一堆石头上,鲜血四溅。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发出了一声尖叫,软软地跪在了地上。

  3、胡大成
  胡大成隐隐约约知道王梅梅以前的一些事情。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想不通。为此,他在网上对一些不相识的网友倾诉过。有一个叫做“骑在墙上等红杏”的网友开导他,说:“现在,长得漂亮的女人有谁没有同别的男人上过&床?这个社会早就堕落了,堕落成一个互相偷&情,通&奸,乱&伦的社会。你搞我,我搞她,人前人后,大家热火朝天地互相搞着。你不要看那些官员,威风,神气得不得了。不错,他们是有权有势,搞了很多下属、屁&民的女儿,老婆。但是,他们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还不是一样被人操着!你的老婆只是年轻的时候被人包养过,但是,她给你挣了一份百万家业。这样说来,你一点也不亏。何况她现在已经收心了,对你也很好,甚至足不出户。这样的好老婆你还到哪里去找?即使你找一个处女,如果你是一个穷光蛋,她还不是一样哭着,追着,喊着,去跟别的男人睡&觉?兄弟,你就知足吧,如果实在是心理不平衡,你也可以去偷&情呀。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偷&情被老婆抓住了,她以后对你可就没有亏欠感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你好了。”
  经过那个哥们的多次开导,慢慢地,他也就想通了,心里不再像以前那样蛮大一个疙瘩了。说老实话,现在这份百万家业,他即使累死累活苦干一辈子,也是挣不到的。有时候,他甚至想,如果哪一天,有一个富婆愿意花钱也来包养他,他也会很高兴,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最起码,不用天天开车去给人拉货了,岂不是更好玩更爽?
  坐在电脑前,他嘴里叼着一根烟,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跟“骑在墙上等红杏”在QQ上瞎扯着。这时,楼下传来了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以及老婆毛骨悚然的尖叫,然后,他听到了有个男人带着哭音的“小石,小石”的呼喊声。他连忙丢下手中的鼠标,冲下了楼。

  4、张长安
  说老实话,张长安根本就没有指望小石帮他背瓦上屋。但是,既然小石主动要求,他也没怎么反对。毕竟,前年小石家修新房子,屋顶的瓦就是他和小石俩个人背上去的。他俩做事都属于很麻利的那种,快,肯下力,效率高。很麻利地把瓦装在背篓里面,堆得尖尖的,高高的,背上肩后就蹬蹬蹬扶着木梯子往上爬。一口气上到屋顶,两个泥水匠站直身子,把瓦从背篓里取出来,堆在屋顶上。他们再背着空背篓下来。一会儿,就各自跑了十多趟。两间房子用不了多少瓦,大约每人再背二十多趟就够了。
  小石背着一背篓瓦,一边在屋顶上快步走着,一边说:“姐夫,把瓦背够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好好地喝上一顿。”
  “好的,没问题。”张长安走在他的后面,说:“你说喝多少我都奉陪到底。但是,如果你被你老姐骂了,可不关我的事!哈哈。”
  突然,他看到了小石的脚一滑,背篓晃动了一下,摔下去了。瓦从背篓里滑落了出来,哗啦啦地滚落了下去,背篓从小石的肩上脱落出来,滚了两圈,挂在了一根当做檩子的木头上,晃荡着。然后,他看到小石抓了一下檩子,没抓到,脚在檩子上挂了一下,然后,头部朝下,直直地落了下去。
  张长安下意识地甩掉了背上的背篓,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弯下腰去抓小石的脚。已经迟了,没抓到。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嘴里发出了仿佛不是他的声音般的呜咽声。

  5、王小云
  弟妹上楼睡觉后,王小云在店里上网,身子随着电脑里面新年喜庆的音乐左右摇摆着。一会儿,有客人进来询价了,她就站起来给客人推荐自己的几款商品。这时,长安惊惶地跑了进来,拖着她就往外走。她想问发生什么事了?看着脸色青白的长安,她的脑海里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害怕得要命,浑身哆嗦。长安拖着她冲进了隔壁王梅梅家,又冲进了王梅梅家后面的花园。她看到了王梅梅跪在地上,嘴唇哆嗦着。然后,看到了她老公胡大成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再看了一下,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现实。弟弟王小石脑浆并裂,倒在了血泊里。她嘴唇张开,想哭,一口气没拉上来,就晕过去了。
  朦胧中,好像被灌了几大口水,她使劲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弟妹正跪在她前面痛哭着。她也开始痛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手足并用,爬了过去,不顾小石满身的血污抱着他就嚎啕大哭了起来,嘴里反复地说道:“都是姐姐的错呀,我应该要劝住你,不让你背瓦上屋的呀,都是我的错,是姐姐害死了你,小石,是姐姐害死了你,呜呜呜。......”
  两个泥水匠一前一后,抬着一个滑竿进来了,扶着她和弟妹往旁边挪开了几步。然后,把小石的尸体挪到了滑竿上,准备抬出去。一直跪在地上的王梅梅,突然站了起来,嘶哑着嗓子尖叫道:“你们就这样把人抬走了,我这个房子还怎么住人啦?这栋花光了我大半辈子心血的房子呀!呜呜呜,我被你们害惨了,我倾家荡产了!”
  这时,一直呆呆地站在这里的胡大成,猛的惊醒了过来,转身就窜了出去,又立马窜了进来,手中多了两把明晃晃的菜刀。他挥舞着菜刀,吼道:“把人放下来,你们今天不给老子赔偿二十万,谁也不准把尸体带走!老子的房子修在这里,又没碍着你们什么,你们凭什么死人就偏偏要死在我家里?给我钱了再收尸!否则老子砍死你们!”

  6、张红安
  张红安接到堂哥长安的电话后,人都傻了。那个经常跟他一起吹牛皮,喝酒,老是笑眯眯的王小石就这样突然死了。然后,是出奇地愤怒。他&妈的胡大成也欺人太甚,太不是个东西了。小石兄弟摔死了,这么凄惨的事情,他竟然还好意思趁火打劫,想敲诈二十万。他&妈的,敲诈人也敲诈错对象了,竟然敲诈到老子兄弟的头上来了。
  他立马打电话叫来了二十多个铁哥们,带上了砍刀、钢管,租了一台四轮车,急吼吼地往镇上赶去。等赶到堂哥家里,看到堂哥才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了,手一直都在发抖,抖抖索索在口袋里掏了好半天,才掏出了三万块钱,递了过来,说:“红安,我刚刚打了十多个电话,才凑到这么一点点钱。麻烦你去跟胡大成协商一下,求他高抬贵手,让我把小石的尸体抬出来吧。”
  张红安带着两个哥们转身去找胡大成,胡大成家的大门关得紧紧的。他拍打了好半天,胡大成才打开门。然后,他就看到胡大成身后站着的十多条汉子了,手里都是拿着钢管、砍刀。红安跟他交涉了好久,但是,大成一口咬定,要么张长安赔偿他二十万,要么他以八十万的价格把房子卖给张长安,反正出了这样的事情后,他家的房子从此以后是不能住人了。
  张红安火了,吼道:“老子最多给你两万块。二十万,你还是去抢银行吧!老子先给小石兄弟放一万块钱的鞭炮。等老子放完鞭炮,如果你们还是不肯让我们把尸体抬出来,老子立马砸门抢人。到时候,打死人了或者打伤人了,可不要怪老子事先没通知你们。”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派了一个哥们开车买来鞭炮,在胡大成的家门口劈劈啪啪地放了起来。
  7、唐主任
  唐主任本名唐正明,本镇人。高中毕业后,经过推荐和考试,当上了镇招聘干部。那时候,大家叫他小唐。几年后,通过在县委工作的叔叔的运作下,转了正。分配到镇综治办负责治安调解工作,大家叫他唐司法。这几年,综合治理办公室改名叫维稳办了,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他终于当上了维稳办的主任,大家都改口叫唐主任了。
  镇政府今天中午聚餐,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吃喝一顿后,就正式放假了。他同几个副镇长,副书记凑在了一桌,多喝了几杯,带了七分醉意。脚步轻飘飘地回到了宿舍,随便收了几件衣服,准备回家了。这时候,手机响了。掏出手机,他刚说了两句话,酒意就全消了,人也完全清醒了过来。把手中的挎包丢在了床上,蹬蹬蹬地跑到隔壁房间,叫出了司机老李,开着车直接去了新修的商业街。
  一下车,就看到张红安手下的几个烂仔正在放鞭炮,其他的人或拿着砍刀,或拿着钢管,在胡大成的家门口来回地走着。他赶紧走了过去,抛给张红安一包刚刚吃饭的时候,镇长发的极品芙蓉王,然后,搂着红安的肩膀上低声问道:“是不是哥哥哪里对不住你,得罪你了?”
  “没有呀。”红安一边点烟,一边回答道。
  “那你手下的兄弟拿着刀呀,钢管的,难道今天有导演在这里拍戏?今天可是小年哟,你可不要砸哥哥我的饭碗啰!”
  “我们可不是针对唐主任您的。要怪就只能怪胡大成那个死狗王八蛋,想钱想疯了,竟然敲诈到我堂哥的头上了,叔可忍,老子可忍不得,看老子不砍死他!”
  唐主任说:“你们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胡大成这件事情确实做得很不地道。但你也要给哥哥我一点面子,不要在这个时候还打架斗殴伤人。你们这边愿意出多少钱?我出面去同他谈谈。”
  8、胡大成
  外面一直都在放鞭炮,胡大成板着脸站在门边,不时地朝王梅梅瞄上一眼。王梅梅呆呆地坐在那里都老半天了,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几十岁似的。老实说,胡大成很理解她的心情。出卖了自己的青春和肉体近十年,名声也臭了,好不容易才赚来这么一栋房子。谁知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房子里竟然莫名其妙地摔下来一个人,成了凶宅,这还怎么居住?女人一辈子最美丽最美好的十年,不就等于让别人给白搞了吗?一点好处都没捞到!人一辈子,又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十年?所以,作为比她多长了一坨东西的男人,作为她的丈夫,她的表弟。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为她撑腰,为她出这口气,为她讨回公道。
  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胡大成示意后面的兄弟们做好打架的准备。然后,粗声粗气地问道:“二十万块钱准备好了没有?如果没有,就不要来烦老子了!”
  “我是维稳办的唐主任。胡大成,你这个话可讲错了,莫非你们真的想自寻死路,不过这个春节了?如果你们不想死人伤人,就请你打开门,我进来跟你谈谈,给你们双方协商调解一下。”胡大成从门缝里看了一下,确实只有唐主任一个人,就打开了门,让他进来了。
  唐主任看了一眼胡大成身后站着的十多条汉子,却转过身去对王梅梅说:“老板娘,帮我泡一杯茶过来,刚刚中午,酒喝得有点多,口很渴。”王梅梅迟疑了一下,站起身去泡了一杯茶端了过来,递给唐主任。唐主任一边喝茶,一边说:“你们这边的人太少了,外面红安的人可比你们多好几倍。你们人比他们少,打架也没他们专业,是打不过他们的。”
  胡大成怒喝道:“他们欺人太甚了,还欺上门了,打不过也要打,大不了鱼死网破。”
  唐主任说:“他们不是欺负人,是确实凑不到这么大一笔款子。据我所知,张长安今天找遍了所有能找的人,都只凑到两万块。银行也放假了,即使想贷款也贷不到。而你们非要他拿出二十万来,这不是逼着他们找你们拼命吗?打架你们绝对是打不过他们的,最后打死打伤的也只可能是你们。即使你们侥幸打赢了,也还是一样,要抓起来坐牢的。所以,最后吃亏上当的,真的还只能是你们。我认为大家做人,能留一线还得留一线,毕竟大家是同一个镇上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王梅梅,你说呢?”
  王梅梅抬起头看了一下唐主任,低下头去,没有吭声。
  胡大成说:“我这个房子以后都不能住人了。”
  “谁说的?我们镇政府大楼以前还是一片乱坟岗呢。镇中学修新教学楼、新宿舍,挖地基的时候,也挖出了十多具和尚坐化的骷髅呢。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宅基地以前是不是死了人,是不是埋了死人。况且,张长安的小舅子惨死在这里,你们这样一闹,大家都只会同情他,认为你们不对,以后你们在镇上还有人缘吗?还能呆下去吗?”
  胡大成朝王梅梅看了过去,王梅梅刚好抬起头也看了过来。她低声说:“大成,还是算了吧,别把事情闹大了。只是,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呜呜呜。”又哭了起来。
  胡大成说:“你要我不闹事可以,要我把尸体还给他们也可以。但是,你得给我一个说法,让我这个宅子以后还能住人。”
  唐主任说:“请几个道士做一场法事,去掉凶气就可以啦。你看看,做法事的钱我都带进来了,一共两万块。”
  9、王小云
  王小云一直坐在胡大成家大门对面的地上,呆呆地望着胡大成家的大门。
  下午六点钟,胡大成家大门终于再次打开了,唐主任先走了出来。然后,胡大成和几个人把小石的尸体抬了出来,放在了门前的空地上。
  王小云嚎哭着扑了过去,痛哭了一会儿后,用衣袖抹了一把眼泪,回过头来给四周围观的人磕头,嘶哑着声音说道:“谢谢各位邻居亲朋好友帮忙,让胡大成把我弟弟的尸体送出来了。弟弟小石是因为帮我背瓦上屋摔死的,各位亲朋好友,各位街坊邻居都可以作证,小石的女儿今后就由我来负责抚养了,一直抚养到大学毕业,一直抚养到她结婚,参加工作为止。唐主任,麻烦你帮我拟一个抚养协议,顺便做一个公证人。呜呜呜,我可怜的弟弟,姐姐对不住你啦!呜呜呜,......”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