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7|回复: 3
收起左侧

[自 由 诗] 关于伞的沙文主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7 0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有一把伞,我用了很久。它为我遮避天上的风雨和骄阳,也替我挡去人间的烟火与悲欢。

挡去雨水,挡去瓦罐上的淅沥
挡去四月里藏匿在晚林中的风声
挡去夏日的流火秋日的霜

挡去夕阳,夕阳下雁群西飞的落寞
挡去一场蓄谋已久的歉收
让庄稼和农人脸上的蜜
让它们自由生长

挡去一颗稗草的爱情,挡去
它的羞赧在无名中发黄
挡去烈日下愈垂愈低的头颅

挡去母亲眼里怎么揉也揉不出的
那粒沙尘,挡去父亲骨子里的铁和锈
种在老照片里这轮浅浅的笑呵
怎么蓦然间就长成了一株忧伤?

挡去君子的假靥小人的算计
挡去柴米油盐的交响
挡去微醺在远方的乌有之乡
让我在破晓的梦魇里沉沦

让我在梦魇里收起这把伞
昙花一现的锋芒,像一柄利刃
侵染月光,又快速抵向我的咽喉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9-12-24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在梦魇里收起这把伞
昙花一现的锋芒,像一柄利刃
侵染月光,又快速抵向我的咽喉--是浸染还是侵染,但两个都念得通。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9-12-24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张力的一首,值得反复细读。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4 18: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章章 发表于 2019-12-24 14:55
让我在梦魇里收起这把伞
昙花一现的锋芒,像一柄利刃
侵染月光,又快速抵向我的咽喉--是浸染还是侵染, ...

侵染,更有攻击性的感觉。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