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64|回复: 18
收起左侧

[故事剧本] 【枷锁新作】向日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0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漫山遍野的金色,在阳光下灿烂着。闪亮闪亮的山坡,种着令人向往的葵花。围绕着远处不大的小城畔,城中央有座洛可可风的白色教堂,晨钟沉重之声环绕在这片天空中,久久不散,鸽子惊了,展翅而翔,白羽翩翩。

  一个身穿着米黄色布裙的小女孩,四五岁的模样,发上戴着白色的纱巾,穿梭在向日葵的花丛中,棕色飘逸的长发随风飘扬,银铃笑声点点洒落葵花之间,阳光笼罩山坡,女孩四周蝴蝶翩然。

  山坡顶上,一棵古树下,站着一个少年,穿着素补的服饰,棕色双瞳深凝远际愉悦的女孩。

  女孩回头看到了少年,灿然一笑。然后提裙小跑而来,跑的急了,到了近处便弯腰急喘。

  少年皱眉轻责,“琉璃,不要跑的那么急,摔跤了怎么办。”

  “不要紧,希尔。”女孩拍了拍群上的尘土,抬头一笑,“希尔,你听过一个故事么?”

  希尔在树根下坐下,将手上的长剑放在身旁。琉璃挨着希尔坐下,白嫩额头上都是密密的汗珠,希尔拿出帕子轻柔替她擦拭着。

  “传说……”琉璃抱住希尔的胳膊,刚要开口却被打断。

  “你又要说那个传说?每次陪你来都要听你念叨一遍。我都听腻了。”希尔佯怒道。

  “你就不能当没听过再听我说一遍嘛!”琉璃气嘟嘟的撅起小嘴,天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希尔。

  希尔无奈抚额,“真是败给你了。”

  琉璃瞬间便再度高兴起来,毛茸茸的脑袋枕在希尔的肩膀上,纤柔着将古老的传说缓缓讲述。

  “传说,有一位叫做克丽泰的水泽仙女,她在森林里遇见了太阳神阿婆罗,从此深深的爱慕着他。然而,阿婆罗并不知道有这样一位仙女爱着自己。克丽泰见不到阿婆罗,她只能每天每天注视着空中,注视着驾驶日车在空中划过的阿婆罗,她目不转睛地望着阿婆罗,注视着他日出,日落,日出,日落。她渐渐变得憔悴,却一直呆坐,坚持地望着太阳。众神被她感动,怜悯她,将她变做一朵金黄色的向日葵,她的脸儿变成了花盘,永远向着太阳,每日凝望着他,追随着他,向他诉说她永远沉默不变的爱。”

  “希尔,你说克丽泰为什么不对阿波罗说呢,如果当初在树林里就告诉阿波罗她爱他,那么她不就不用变成向日葵了么,虽然说向日葵很漂亮我很喜欢。”琉璃有些疲惫,半垂着眼睫,睫毛长长地盖在脸上,投下黑色的阴影。

  希尔沉默。虽然说这个故事已经听了不下百遍,这个问题也已经听了不下百遍。但是每次他都是沉默。不是因为他不知道答案,而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微微侧头看向肩上不知何时睡着了的琉璃,无奈叹气。

  琉璃啊琉璃,也只有你,让我希尔叹了一次又一次。克丽泰不是不说,是她说不出。

  “琉璃,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么……”

  1095年11月26日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克莱蒙召开的高级宗教会议上宣布成立十字军进攻耶路撒冷,约有10万人参加。在冬季天空中盘旋的彻骨寒风传播下,克勒芒的呼声在一夜之间就传遍西欧大陆每个角落,各地回应的热烈程度出乎了所有高层的意料,就连教皇都暗自吃惊。

  向阳城,人们托儿带口,背着厚重的行囊,急急地向城外奔去,他们眼里充斥着疯狂,每个人都幻想着去参军,他们认为,参加十字军就可以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就可以逃避那沉重的税务和骇人的外债,无论是杀了人还是被别人所杀,死后的灵魂能够直升天堂。

  “希尔,你一定要去么?”依旧是城外的山坡上,树下的少年已不再眼神宠溺地望着身边女孩。

  “琉璃,异教人正迫害着圣城,圣城的人民正受着艰苦。身为主的孩子,又怎么可以看着同胞们受苦!”少年坚毅的声音响彻琉璃的天空,小小的琉璃,泪水无声流落,滴落地上,漾起几道看不见的涟漪。

  琉璃松开手中希尔的衣角,双手握着手中的十字架,闭上漂亮的眼睛,祷告。

  “希尔,主将这神圣的使命交予你,你身上背负着解救者的职责,这是一个沉重的包袱。主,愿您保佑,眼前为您的子民而战的这位战士,保佑他平安归来,阿门。”

  少年紧绷的眼神稍微放柔,他伸手抚上琉璃的发,“琉璃,等我,我一定回来。到时候,我们再在看这满山满城的向日葵。琉璃,向日葵是个很美的花。她的花语,同样很美。”

  琉璃不明白希尔的话,向日葵的花语?为什么希尔没有告诉她是什么?

  希尔凝视着琉璃,深深的笑一笑。然后拿过琉璃手中的十字架,提剑向着城外的人群冲去……

  四年后的7月,十字军攻占了耶路撒冷。

  二十一年后,1120年的耶路撒冷。一个身着米黄色长裙的棕发女人,手持着圣经来到耶路撒冷的城门。这样的朝圣者在耶路撒冷随处可见,然而,她却不仅仅是来朝圣。

  她叫琉璃,她是来找,一个叫做希尔•德•那恩塞的人。那个承诺她会回来,却从未回来过的少年。

  她在向日城等的度日如年,多少人家向她提出婚嫁她都一一推掉。两年前,她听说有个叫希尔•德•那恩塞人在耶路撒冷。时隔二十多年,她早已记不清希尔的全名。她不知道这个希尔•德•那恩塞是否就是希尔,这么多年她也不知道希尔成长为了什么模样。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再在向日城空等了,她一定要找到他,然后,带他回家。

  于是她加入了一个朝圣的队伍,路上遭到的打击和追杀不绝,过程艰苦异常。然而,经过无数次在血污中摸爬滚打,她终于来到了这座闻名的圣城——耶路撒冷。

  在历史的潮流中,这座古城经历了滚滚车辙,声声喧嚣。纷乱的马蹄印,奔流的鲜血之河,长剑一次次深深刺入她脆弱的身躯。历史仍旧残忍地在这座城中演绎,神秘的气息,沉重地弥漫在每一位朝圣者胸间。

  现在是清晨,薄雾飘散中,第一缕日光的璀璨洒落城中,耶路撒冷散发着朦胧的金晕,几处残垣诉说着这座古老城市的沧桑和伤痕,各色建筑层叠,或雄伟,或温柔,或向上,或霸气。楼宇间宣泄而出蜿蜒曲折的石路,地面上斑驳着树影,风间轻柔地流淌着古老的琴乐,动人的歌声,引人心绪万千:

  “山林的气息美酒般清爽

  钟声和松柏的芳香

  在风尘中弥荡

  沉睡的树丛和石垣

  还有那横亘的城墙

  把这孤独的城池

  送入睡乡

  黄金之城青铜之城

  耶路撒冷到处充满光芒

  我用我的琴声

  永远为你歌唱

  ……”

  有没有听过这样这样的话?

  “十分美丽赐诸世界,

  一分归于全世界,

  九分独属耶路撒冷。”

  “美丽的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震惊于耶路撒冷的美丽,琉璃直到身后有人出声询问才回过神来。

  她回过头,入眼既是灿烂比过阳光的金发,点点碎在由上而下的日光中,棕色的瞳仁深邃动人。白色长袍被风扬起,长袍上红色十字架刺得人眼睛生疼。眼前的男人,就如同太阳神阿波罗一样耀眼。

  棕色瞳仁……希尔……

  琉璃不知道如何开口,泪水不由得溢出眼眶。希尔,我终于再见到你了,希尔,只有你,只有你的瞳孔是这样令人怀念,是这样令人着迷……

  “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是不是路上被欺负了?”希尔没有认出琉璃,他只是觉得眼前的女人有着令自己万分熟悉的感觉,看到她的泪水,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慌了。

  “希,尔……”

  棕色的瞳孔在放大,耀眼的男人不由僵住。

  “你是,琉璃……”

  二十多年,可以改变的,有很多。

  “希尔,耶路撒冷的向日葵没有我们那的向日葵好看。”一如多年前,希尔和琉璃依靠着坐在山坡上,只是,这个山坡没有金黄色的葵花海洋。

  琉璃靠在希尔的肩膀上撅起小嘴,就像当年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天蓝色的瞳孔已经变深了,但却仍旧掩不住对待希尔的天真。

  希尔笑笑,回答:“是啊,还是我们那的向日葵漂亮,阳光投下,金黄色的海浪一颤,花的浪潮扑面而来。”

  “希尔,跟我回去好么。”琉璃抬起头,眼神里充满认真。

  “琉璃,不能。”希尔也望向她,瞳孔里仍旧是多年前分别时刻的坚毅。“耶路撒冷虽然安定,但是来城的路上,仍旧有许多朝圣者面临着危险,各国仍旧有许多势力对这里虎视眈眈。作为保护耶路撒冷的圣殿骑士,我不能临阵逃走。”

  “希尔……”琉璃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垂下眼睫,沉默了。

  十字军的征战以及三大骑士团的守护,耶路撒冷迎来了历史以来短暂的安定。每天有无数的朝圣者从世界各地而来,耶路撒冷犹如被圣光笼罩着的襁褓,抚慰这在战争中身心俱疲的人们。

  琉璃每日除了祈祷和朝拜,就是每天跟着希尔。希尔在街上巡逻,她便默默的跟在队尾。希尔出城治安,她便一直站在城门处遥望。关于这件事,圣殿骑士团一开始也只是开开希尔的玩笑,谁也没有当真。然而谣言传播的很快,便传到上面的耳中。他们听说,圣殿骑士团的一位团员与一位朝圣者暧昧不清。

  这成何体统!圣殿骑士团是守护耶路撒冷的团队,他们有着保护朝圣者的伟大职责!我们伟大的守卫者、怎么可以与被守卫者暧昧不清!况且,圣殿骑士团是绝对禁止婚嫁的!

  于是,琉璃发现,希尔外出的任务越来越多了。有时候甚至好几天不回来,即使回来也是没过几天就走。圣殿骑士团的其它团员看到她也不再有之前的嬉闹了,而是带一种可怜的眼神,悄无声息的远离着她。

  她不解,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个老人才知道,圣殿骑士团的团规。她猜到一定是上面知道了他们,所以故意分别他们。

  一次希尔出任务,琉璃难得的没有送他。希尔明白她应该知道了什么。虽然心里难过,但是职责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他不能有任何埋怨!

  “希尔……”同行的团员有些担心的望向他,他微微一笑,道,“没有关系,我们出发吧。”

  “希尔。”正要架马,忽听身后传来呼唤。希尔有些惊喜的回头,看到琉璃提着裙子跑来,气喘吁吁。他无奈地笑着下马,手抚上她的发际,“琉璃,不要跑的那么急,摔跤了怎么办。”

  一如多年前,那个金灿灿的山坡,向日葵向着太阳无声地凝望,棕发的女孩向着山坡跑去,男孩灿烂的发在阳光下璀璨生辉。他皱眉,轻轻的斥责她,“琉璃,不要跑的那么急,摔跤了怎么办。”

  “希尔……”琉璃愣了一会,垂下眼暮,从手中的圣经内拿出三片葵花瓣。“希尔,这个给你。这是向日城的葵花,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回家。”

  三片葵花瓣,就如同黄金打造般,在希尔的怀中,渐渐发烫。

  琉璃撒谎了,就如同希尔当初对琉璃撒的谎一样。

  希尔的抱负,希尔的难处,琉璃全都明白。她走向哭墙,哭墙前围绕着众多忏悔哭泣的人,沉重的哭声让琉璃有心脏被撕裂的感觉。她默默地将心中的话留在墙内,同时也流下了忏悔之泪。

  这座美丽的耶路撒冷,这座被战火一次次洗礼的古老之城,最终她的家,不是向阳城。

  清冷的石路满是岁月的痕迹,斑斑目目的痕,诉说这座城市的痛。风在呼啸间传来城内低沉的歌吟,

  “山林的气息美酒般清爽

  钟声和松柏的芳香

  在风尘中弥荡

  沉睡的树丛和石垣

  还有那横亘的城墙

  把这孤独的城池

  送入睡乡

  黄金之城青铜之城

  耶路撒冷到处充满光芒

  我用我的琴声

  永远为你歌唱

  ……”

  琉璃没有回家。当希尔回到耶路撒冷时,他知道,琉璃走了。派人去向日城打探,也不见琉璃的消息。他很想去寻找,然而他还没有完全尽到他的职责,耶路撒冷需要他的守护,他不能离开。

  一个很老套的词,命运的玩笑。或许真的是玩笑,希尔和琉璃,从此错开了。

  琉璃一直关注着希尔,无论她到了哪里,永远随处打听着圣殿骑士团的消息,打听着圣殿骑士团是否有牺牲的团员。每当有人牺牲时,她总会握起十字架,低声默念“阿门。”

  远方的向日城外,不知何时又多了两个玩闹的小小身影,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之间,孩子们愉悦的笑脸,丝毫不知道山谷外血腥残酷的战争。

  当天真的男孩们握起身边的剑,穿上铁甲,当快乐的女孩们握起胸前的十字架,为心爱的男子日夜祷告,向日葵是否还能留住单纯的他们?向日城是否还能像如今这样,一尘不染?

  永远注视着她的爱人的水泽仙女克丽泰,日日凝望着驾驶日车划过天际的太阳神阿波罗,她不向他说她爱他,不是她不愿意说,而是她不能说。高高在上的阿波罗,他是太阳神,他有着天下苍生的责任,他有着谁也背负不起的沉重职责。她的爱,只能让他万劫不复。所以,她选择沉默,只要能够每天默默地望着她深爱的人,就已经是她最大的幸福。

  向日葵的花语,沉默的爱。

  这里是向阳城,这里是,另一半向日葵的普罗旺斯。



《向日城浓缩版(3000字以内)》

  漫山遍野的金色,在阳光下灿烂着。闪亮闪亮的山坡,种着令人向往的葵花。围绕着远处不大的小城畔,城中央有座洛可可风的白色教堂,晨钟沉重之声环绕在这片天空中,久久不散,鸽子惊了,展翅而翔,白羽翩翩。
  
  一个身穿着米黄色布裙的小女孩,四五岁的模样,发上戴着白色的纱巾,穿梭在向日葵的花丛中,棕色飘逸的长发随风飘扬,银铃笑声点点洒落葵花之间,阳光笼罩山坡,女孩四周蝴蝶翩然。
  
  山坡顶上,一棵古树下,站着一个少年,穿着素补的服饰,腰上挂着短剑,棕色双瞳深凝远际愉悦的少女。
  
  女孩回头看到了少年,灿然一笑。然后提裙小跑而来,跑的急了,到了近处便弯腰急喘。
  
  少年皱眉轻责,“琉璃,不要跑的那么急,摔跤了怎么办。”
  
  “不要紧,希尔。”女孩拍了拍裙上的尘土,抬头一笑。
  
  希尔在树根旁坐下,琉璃抱住希尔的胳膊,毛茸茸的脑袋枕在希尔的肩膀上,白嫩额头上都是密密的汗珠,希尔拿出帕子替她轻柔擦拭。
  
  “传说,有一位叫做克丽泰的水泽仙女,她爱慕着太阳神阿婆罗。阿婆罗却不知道。克丽泰每天注视着驾驶日车在空中划过的阿婆罗,看着他日出,日落。她渐渐憔悴,却坚持地望着太阳。众神被她感动将她变做一朵金色向日葵,她的脸儿变成了花盘,永远向着太阳,每日凝望着追随他,向他诉说她永远沉默不变的爱。”

     “希尔,你说克丽泰为什么不对阿婆罗说呢。”琉璃有些疲惫,半垂着眼睫。希尔沉默。不是因为他不知道答案,而是因为,他说不出口。他微微侧头看着肩上已经睡着了的琉璃,无奈叹气。

     “琉璃,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吗……”

      1095年11月26日教皇乌尔班二世宣布成立十字军进攻耶路撒冷。
  
  向阳城,人们托儿带口,背着厚重的行囊,急急地向城外奔去,他们眼里充斥着疯狂,每个人都想去参军,他们认为,参加十字军就可以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就可以逃避那沉重的税务和骇人的外债,无论是杀了人还是被别人所杀,死后的灵魂能够直升天堂。
  
  “希尔,你一定要去么?”依旧是城外山坡上,树下的少年眼神已不再宠溺。
  
  “琉璃,异教人正迫害着圣城,圣城的人民正受着艰苦。身为主的孩子,又怎么可以看着同胞们受苦!”少年声音坚毅地响彻琉璃的天空,小小地她,泪水无声滴落在草地上。
  
  琉璃松开希尔的衣角,双手齐握十字架放在胸前,闭上眼睛,祷告。
  
  “希尔,主将这神圣的使命交予你,你身上背负着解救者的职责,这是一个沉重的包袱。主啊,愿您保佑,眼前为您的子民而奋战的战士,保佑他平安归来,阿门。”
  
  少年紧绷的眼神稍微放柔,他伸手抚上琉璃的发,“琉璃,等我,我一定回来。到时候我们再看满山满城的向日葵。”
  
  希尔凝视着琉璃,深深一笑。然后拿过琉璃的十字架,提剑向着城外人群冲去……
  
  四年后的7月,十字军攻占了耶路撒冷。
  
  二十一年后,1120年的耶路撒冷。一个身着米黄色长裙的棕发女人,手持圣经来到耶路撒冷的城门。
  
  她叫琉璃,她来找一个叫做希尔·德·那恩塞的人。那个承诺她会回来,却一直停留在耶路撒冷从未回过的少年。
  
  现在是清晨,薄雾飘散中,第一缕日光璀璨洒落城中,耶路撒冷散发着朦胧的金晕,几处残垣诉说着这座古老城市的沧桑和伤痕,各色建筑在城中层层叠叠,或雄伟,或温柔,或向上,或霸气。楼宇间宣泄而出蜿蜒曲折的石路,地面上斑驳着树影,风间轻柔地流淌着古老的琴乐,动人的歌声,引人心绪万千:
  
  “山林的气息美酒般清爽,钟声和松柏的芳香,在风尘中弥荡,沉睡的树丛和石垣,还有那横亘的城墙,把这孤独的城池,送入睡乡。黄金之城,青铜之城,耶路撒冷到处充满光芒,我用我的琴声,永远为你歌唱……”犹太人曾说,“十分美丽赐诸世界,一分归于全世界,九分独属耶路撒冷。”
  
  “尊敬的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琉璃在震惊中听到身后的传来询问。
  
  她回过头,入眼既是灿烂比过阳光的金发,点点碎在由上而下的日光中,棕色的瞳仁深邃动人。白色长袍被风扬起,袍上红色十字架刺得人眼睛生疼。眼前的男人,就如同太阳神阿婆罗一样耀眼。
  
  棕色瞳孔……
  
  琉璃不知道如何开口,泪水不由得溢出眼眶。希尔,我终于再见到你了,希尔,只有你,只有你的瞳孔是这样令人怀念,是这样令人着迷……
  
  “小姐?”希尔没有认出琉璃,他觉得她有着熟悉的感觉。
  
  “希,尔……”
  
  “你是,琉璃……”
  
  二十多年,可以改变的,有很多。
  
  “希尔,耶路撒冷的向日葵没有我们那的向日葵好看。”琉璃靠在希尔的肩膀上撅起小嘴,就像当年那个可爱的女孩,天蓝色的瞳孔已经变深,却仍旧掩不住对希尔的天真。
  
  希尔笑笑,回答:“是啊,还是向日城的葵花漂亮,阳光投下,金黄色的海浪一颤,花的浪潮便扑面而来。”
  
  “希尔,跟我回去好么。”琉璃抬起头,眼神里充满认真。
  
  “琉璃,不能。”希尔也望向她,瞳孔里仍旧是多年前分别时的坚毅。
  
  “希尔……”琉璃明白希尔的职责,却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垂下眼睫,沉默了。
  
  由于十字军东征以及三大骑士团的守护,这时期的耶路撒冷迎来了历史以来短暂的安定。每天有无数朝圣者从世界各地而来,耶路撒冷犹如被圣光笼罩着的襁褓,抚慰着在战争中身心俱疲的人们。
  
  琉璃总跟着希尔。希尔在街上巡逻,她便默默的跟在队尾。希尔出城治安,她便一直站在城门处遥望。关于这件事,希尔的朋友们一开始也只是开开玩笑,都没当真。然而谣言传播得很快,不久便被上面知道。
  
  这成何体统!绝对禁止婚嫁的圣殿骑士团团员,怎能与一个朝圣者暧昧不清!
  
  琉璃发现,希尔外出的任务越来越多。有时很久不回来,回来后没多久便走。希尔的朋友开始带着一种可怜的眼神,悄无声息地远离她。
  
  她不解,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个老人才明白一切。
  
  一次希尔出任务,琉璃难得的没有送他。希尔明白她应该知道了。虽然心里难过,但职责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他不能有任何埋怨!
  
  “希尔……”同行的团员有些担心地望向他,他微微一笑。
  
  “希尔。”正要架马时听到呼唤。希尔惊喜地回头,看到琉璃提着裙子跑来,气喘吁吁。他无奈下马,笑着抚上她的发际,“琉璃,不要跑的那么急,摔跤了怎么办。”
  
  一如多年前,那个金灿灿的山坡,向日葵向着太阳无声地凝望,棕发女孩向着山坡跑去,男孩灿烂的发在阳光下璀璨生辉。他皱眉,轻轻的斥责她,“琉璃,不要跑的那么急,摔跤了怎么办。”
  
  “希尔……”琉璃愣了一会,垂下眼暮,从圣经内拿出三片葵花瓣。“希尔,这个给你。这是向日城的葵花,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回家。”
  
  三片葵花瓣,就如同黄金打造般,被希尔放入怀中,渐渐发烫。
  
  琉璃撒谎了,就像希尔当初一样。
  
  清冷的石路满是岁月的痕迹,斑斑目目的伤,诉说这座城市的痛。风在呼啸间传来城内低沉的歌吟。
  
  这座美丽的耶路撒冷,这座被战火一次次洗礼的古老之城,她明白,最终他的家,不是向阳城。当初,希尔担心年龄太小的琉璃不能理解而把情感默默掩藏。如今,琉璃明白她只会拖累有着重大职责的希尔而决定离开。或许真的是玩笑,希尔和琉璃,从此错开。
  
  向日城外,不知何时又多了两个玩闹的小小身影,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之间,孩子们愉悦的笑脸,丝毫不知道山谷外血腥残酷的战争。
  
  当天真的男孩们握起长剑,穿上铁甲,当快乐的女孩们握起十字架,为心爱的男子日夜祷告,向日葵是否还能留住单纯的他们?向日城是否还能像如今这样,一尘不染?
  
  永远注视着她的爱人的克丽泰,日日凝望着天际的阿婆罗,她不向他表白,不是她不愿意说,而是她不能。他是太阳神,他有着天下苍生的责任,他有着谁也背负不起的沉重包袱。她的爱,只能让他万劫不复。所以她选择沉默。只要能够每天默默地望着她深爱的人,就已经是她最大的幸福。
  
  【向日葵的花语便是,沉默的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7-10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枷锁 于 2012-7-10 13:45 编辑

最近开坑了一个长篇,写不下去了,于是跑来写了一篇短篇。用了一个上午,刚出炉,语言或者字体错误神马的就请54吧、我萎了、没力气修改了。。。= =、{:soso_e110:}

厚脸地、、、求加精有木有有木有~!!!{:soso_e113:}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7-10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底蕴深厚,充满异域色彩的画面很是新颖,佩服。枷锁看过《耶路撒冷史》吧,那样战乱黑暗的年代,居然能那么细致美妙地刻画琉璃和希尔的感情,真是用心独具,太美了!“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圣城在你的笔下成了“向阳城”,看来你对向日葵花也是十分向往的,祝福。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7-10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枷锁 于 2012-7-10 17:56 编辑

3# 章章

谢谢章章品读、、、
但是、、耶路撒冷不是向阳城哦、、
我设定的向阳城在普罗旺斯、、、
嘿嘿、虽然说普罗旺斯是薰衣草的帝国、
但同时也是向日葵的帝国、
普罗旺斯是被金紫两色所包围着的漂亮古城、

我确实很喜欢向日葵、它有种野性的朴素的美、
就像野生的矢车菊一样、
可惜、现在矢车菊已经被迫进入温室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7-10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3# 章章

谢谢章章品读、、、
但是、、耶路撒冷不是向阳城哦、、
我设定的向阳城在普罗旺斯、、、
嘿嘿、虽然说普罗旺斯是薰衣草的帝国、
但同时也是向日葵的帝国、
普罗旺斯是被金紫两色所包围着的漂亮古城 ...
枷锁 发表于 2012-7-10 17:55
哦哦,是的,写错了。普罗旺斯也是浪漫古都,好多人向往,我也奇怪怎么没是熏衣草而是向日葵呢,貌似耶路撒冷也有好多向日葵的。都是漂亮的地方啊!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7-10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哦,是的,写错了。普罗旺斯也是浪漫古都,好多人向往,我也奇怪怎么没是熏衣草而是向日葵呢,貌似耶路撒冷也有好多向日葵的。都是漂亮的地方啊!
章章 发表于 2012-7-10 18:08


薰衣草太高贵、她是冷艳的、而且我不了解、
向日葵比较适合我、虽然平民但是野性、朴素、向阳。
而且她的传说和花语、真的很触动人心。
这篇故事就是因为这个受启发的、
圣殿骑士、不觉得这个名字金灿灿的与向日葵非常配嘛~~~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7-11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枷锁的语言很成熟,如果不是知道的话,我根本不会相信这是小孩子写的小说呢。欣赏,问候!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7-13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身穿着米黄色布裙的小女孩,四五岁的模样”,四五岁的女孩子,就被称为少女,不是太恰当。如果希尔比她大得不多的话,也不适合称少年,那么对于希尔当时的理想抱负等等,也就不太切合实际。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7-13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字军是进攻耶路撒冷的,耶路撒冷是圣城,那么十字军就是异教徒。向日成的人争跑出去,是为了保卫圣城耶路撒冷的,可为什么作为向日成的希尔却去参加十字军呢?而后来又写到“十字军的征战以及三大骑士团的守护,耶路撒冷迎来了历史以来短暂的安定”?对于这些细节问题,似乎交代得不是很清楚啊。小说写好之后,最好详详细细地修改检查三遍以上,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可以发现的细节。
不得不说,小枷锁是很厉害的,能写出这么有历史感的小说,驾驭文字的能力很不错。这篇先加高亮吧,等枷锁将细节捋清楚之后再看。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7-14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字军是进攻耶路撒冷的,耶路撒冷是圣城,那么十字军就是异教徒。向日成的人争跑出去,是为了保卫圣城耶路撒冷的,可为什么作为向日成的希尔却去参加十字军呢?而后来又写到“十字军的征战以及三大骑士团的守护,耶 ...
飘尘 发表于 2012-7-13 20:25


首先,琉璃一开始出场是4、5岁,所以我称为女孩。而那时希尔已经是十几岁了,所以称少年。这个称呼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年龄差距。
第二,十字军,我把那段复制一下吧。
“向着东方出发吧!不要犹豫,不要彷徨,为荣耀我主,去吧!”
  尽管在乌尔班二世演说时,风雪悄悄地从天而降,而且越下越大,在场的人员却随着教皇激动人心的说辞或热泪盈眶,或热血沸腾,无一不沉浸在向东方进军之后灵魂得到救赎和大捞一把的幻想之中,仿佛在灰蒙蒙的天空里看到缕缕阳光。当教皇煽动性的演说话音刚落,在场者异口同声地迸发出“如主所愿”的呼喊。教皇随即宣告:“这是十字军团结的呼声!从军的人,在出发时都将十字佩戴在胸前;回来的时候则改佩在背上,作为他们完成了神圣任务的表示。”在场人员立即争先恐后地向神职人员领取一方绣有红色十字的布制徽标,挂在自己的臂上或胸前,作为“走上主的道路”的标志。
     第二年春,首批“十字军”出征了,但他们回来时没敢有把十字佩戴在背后,因为他们带回来的不是梦想中的财富,而是恐怕一生都抹不去的死亡的阴影。
穷人的悲剧:
   “到东方去!讨伐异教徒!!解放圣城耶路撒冷!!!”仿佛得到了在冬季天空中盘旋的彻骨寒风帮助,克勒芒的呼声在一夜之间就传遍西欧大陆每个角落,各地的响应连教皇自己都感到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热烈。对于虔诚的信仰者来说,还有什么比圣地——那个基督受难、复活的地方更崇高呢?还有什么比教皇——这个“圣彼得的代理人”的话更值得依赖呢?还有什么比“异教徒”更可恶、更值得仇视的呢?对于财富和土地的追求者来说,还有什么比到传闻中极度富庶的东方去冒险更吸引人呢?还有什么比对外扩张领土更具诱惑性呢?      几乎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以自己的方式组织队伍参与其事。这当中却没有包括欧洲最强大的三位君主,因为主教册封权的问题,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法国国王腓力一世、英国国王威廉二世(红脸威廉或译作威廉·卢弗斯,由于人名、地名的翻译上各有差异,为方便诸位,以后尽可能都罗列出来)都被教庭禁止参加这次行动。在这三大君主内心深处有没有一丝的悔意呢?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英法两国不久就跟罗马城修复了关系,但也可能是他们不希望被处以“绝罚”。(绝罚:拉丁文Excommunicatio的意译,直译为“断绝往来”。这是教会给予神职人员和教徒的一种处分,受处分者的教籍被革除,“灵魂不得入天堂”。在中世纪的欧洲,遭绝罚者是没有人愿意与他来住的,教庭常用来对付世俗帝王,因为帝王一旦被“绝罚”,臣民以前对他所立的一切誓词与义务就即时无效,不需再对其效忠。)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656215.html
这是我写这篇文时所查找的资料。
三大圣团所庇护下的耶路撒冷,我也复制下。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是教皇乌尔班二世于1095年11月26日在克莱蒙(法国)召开的高级宗教会议上宣布的。约有10万人参加了这次东征。1097年,十字军由君士坦丁堡附近渡海进入小亚细亚,攻占塞尔柱人国都尼凯亚,1098年,又攻占埃德萨和安条克,建立起最初几个十字军国家——埃德萨伯国和安条克公国。1099年7月,十字军攻占耶路撒冷,建立耶路撒冷王国。耶路撒冷王国按照西欧封建制模式制订了《耶路撒冷条例》,其中规定了封建世袭制度以及领主和附庸关系。耶路撒冷王国的臣民,无论是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突厥人,还是信仰基督教的叙利亚人和希腊人,皆沦为封建世袭领主的私家农奴和依附民。 十字军在东方建立的其他国家,均附属于耶路撒冷王国。城乡居民多次举行起义反抗奴役者。为控制十字军征服的土地和人民,建立了僧侣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

  耶路撒冷王国建国时,国家版图只是由一些在十字军东征过程中被十字军占领的村庄和城市组成。经过后来的几代国王的扩张,王国的实力大增。终于,在12世纪中期,王国大致上占有了圣城以及其周边的大部分地区——即现今的耶路撒冷,黎巴嫩,巴勒斯坦地区的大片土地。王国的土地从黎巴嫩一直向北到西奈沙漠,在东方到达今天的约旦河以及叙利亚地区。王国还曾试图将其版图扩张到当时法蒂玛王朝拥有的埃及。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的影响力还扩张到了其他十字军建立的王国——的黎波里伯国、安条克公国等。

在十字军攻占耶路撒冷时,欧洲各部好多基督教的教徒都会千里迢迢的前往耶路撒冷朝圣,但是在路上总会遇到强盗劫杀,阻击,在城内也不得安稳,所以建立了圣殿骑士团。
1099年圣城耶路撒冷被十字军攻占后,很多欧洲人前往耶路撒冷朝圣,这时十字军的主力已经回欧洲去了,朝圣者在路上常会遭到强盗的袭击,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国贵族Huguens de Payns和其它八名骑士建立了圣殿骑士团,以保护欧洲来的朝圣者。当圣殿骑士团成员加入组织时,不仅要发誓遵从修会的三大规定:守贞、守贫、服从,而且还要发誓保护朝圣者,这是他们作为圣地的军事修会与一般的修会相区别的地方。
http://baike.baidu.com/view/13626.htm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