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07|回复: 15
收起左侧

[社会纪实] 偷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10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子絮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细雨,心里就一阵阵发寒。板寸头的身影就像他口里吐出的烟,若即若离,若有若无,却怎么着也挥之不去。

  这个不知名不知姓的板寸头,或许曾经在某个地方和他擦肩而过,但绝对没有引起过他的注意,直到今天早晨。算起来应该不足六小时吧,却搅得他六神无主,似乎纠缠了他上千年。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子絮努力回忆着早晨发生的一切。似乎与平日里没什么两样,六点半起床,七点用好早餐,七点半出门上班,顺道送孩子上学。天上飘着雨,有风,微冷。到学校门口,打开车门时,没忘给孩子挤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孩子才上一年级,小小的个头,只挪动了两下屁股,一抬脚便落在了车外,几乎不需低头。从开着空调的车内突然站到车外,肯定觉得有点冷。孩子缩了缩脑袋,将袄背后的帽子带上,又耸耸肩,把书包往上掂掂,说了声“爸爸再见”,然后就混入身边三三两两的孩子当中,向校门内走去。那书包沉甸甸的,像在孩子的背上绑上了个重重的瘤子。

  多好的孩子!他想着,心里就美滋滋的。可看着背上那大大的书包,又不无心酸地叹了口气,将头扭向前方,准备开走。这一扭头,他就看到了板寸头。

  
    该怎么形容板寸头呢?黑茄克,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身子坐在自行车上,车身半歪着,一条腿直接支在地上。至于脸上的表情,因隔着车玻璃,他看不真切。

  当然,子絮也根本不在乎他长得什么样子。充其量是个路人甲吧,极普通呢!但,恰恰就是这个路人甲正抬起手,举着手机在拍他的车。子絮就怔住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只觉得浑身一阵寒意,止不住地打了个哆嗦。等他回过神来时,那个小板寸早已掉转车头,用力地踩着车离去。

  为什么要拍自己的车呢?子絮想不明白。他当时就开车追上那人,然后一脚刹车,停在他面前,问:你为什么拍我的车?板寸头一扭头:谁拍你的车了?然后一扭车把头,反身进入了一条小巷,匆匆逃去。

  子絮挺挺脊背,用力地伸伸手臂,重重地向身后的沙发靠背上一靠。然后,用手揉揉脸,似乎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凭他搜尽记忆的犄角旮旯,仍然无法翻出关于板寸头的点滴回忆。

  这肯定是个陌生人!子絮按灭手中的烟蒂时,才最终下了这个结论。但这个结论并没有让他稍感轻松,甚至于,更加重了他的恐慌!

  他想起了电视里常常报导的儿童绑架案。那些个不法之徒常在学校门前探风摸点,看到一些开着私家车送孩子上学的人,便暗暗记牢,伺机下手绑架小孩,敲诈家主。

  想至此,子絮心头一颤。孩子才一年级,那么小,根本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呀。早晨子絮送他上学时,父子告别还互相摆手说再见。子絮眼看着孩子小小的身影被书包压着,仿似扛着一座重重的山,拖着两腿进入校门,当时还觉得一阵心酸,父爱溢满心田。可是现在!子絮不敢想,他似乎已经听到孩子无望的呼救声,小小的身子被人拖着,书包已经掉在一边。而他,放学时到校门外,只等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你是某某的父亲吧?准备一百万,否则......

  子絮慌里慌张地掏出手机,拔通了儿子班主任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老师淡定的问候,片刻后,孩子的声音也传入耳中:爸爸,有事吗?那一刻,他突然感觉浑身发软,手机便掉在了地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

  早晨一进公司,子絮就曾叮嘱过,今天无论何事,不要打扰他。于是,大大的办公室,就只剩下那座落地钟,滴嗒滴嗒地响着,别无它声。子絮有点恍惚:往日里几乎从不曾听到过的,今日却是如此地清晰,听得人心烦。

  八年前子絮从老家安徽来到这座城市,就进入了这家公司。一干就是八年哪!连儿子也是在这里出生的,老家几乎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老婆与自己是大学同窗,现在也在另一家公司当办公室主任。虽然生活单调,不得不想尽心机才能激起一丝波澜,但作为一个外来打工家庭,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算是不错的,子絮也知足了。他喜欢眼下的工作,喜欢眼下的生活!不,简直可以说是陶醉于其中。他真的害怕,害怕生活会突然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变化所打乱。仿佛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平空被人甩上了一大堆泥点子,这还能算作是画吗?

  门吱吜一声开了,一阵淡淡的香水味飘了进来。秘书小贾的笑脸从门缝中探了进来,问:子絮哥,中午没吃饭,饿了吧?想吃点什么?那笑脸中透着暧昧。子絮明白她的意思,好像就是前天吧,子絮还搂着小贾打电话跟老婆说,晚上公司有事,不能回家了。在宜人酒店的双人床上,小贾嗲声嗲气地说,自己的戒指丢了。当时子絮笑笑没说话,他讨厌女人开口向自己暗示索取。当然,他也不是个不解风情的铁公鸡,也会时不时地送给她一些意外的小惊喜。可此刻,子絮真的没心情。这个曾经让他抵达过快乐颠峰的女人,在这一刻却无法抚平他那一团乱麻的心绪。于是他头也没抬,只是挥挥手让小贾走开。他要静心想一想板寸头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的思维已经相当错乱了,容不得半点打扰。

  小贾显然扫了兴,扭头将门带上,嘴里还“切”了一声。

  这“切”的一声落入子絮的耳中,却如平地一声雷。会不会是她捣的鬼?想至此,子絮慌忙站起来,追到门外,将小贾拉入办公室。强压着心头的不耐烦,先是一番嘻笑,然后说:你前天不是说戒指丢了吗?下周陪我去出趟差,我给你重买一个。乐得小贾双手缠在他的脖子上,半天不撒开。两人又是一阵闹腾,最后,子絮才小心翼翼地问:我俩的关系,你没打算找我老婆公开吧?小贾先是一愣,接着一咕噜翻身下地,说:你脑子有毛病吧?真以为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会想要嫁给你个半截老头?

  被人损也是一种幸福,这可是子絮以前从来没想到过的。看着小贾一摇三扭地走出办公室,子絮重又陷入了沉思!自己是从来没得罪过人的,排除了绑架与情色这两个可能,他实在想不到第三种可能了。可是,板寸头明明拍的就是自己的车呀?子絮似乎看到摄像头快门一闪,拉出一道寒光,瞬间将自己劈成了两半!

  桌上压着卞之琳的《风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子絮记不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读过这首诗了。那种悠然自得的情趣,曾经多少次让他在失意彷徨时,变得淡定超然!今时今日再读,却再也无法定下心来了,以至于当手机闹铃响起时,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下班时间到了,他该回家了,顺道接着小孩!

  子絮以箭一般的速度冲进了车子,冲上了马路。今天不同寻常,他怕儿子出意外!平日里十五分钟的路程,他只用了八分钟就到了。他不知道:自己闯了三次红灯!

  站在车外,子絮不时地四下张望。他怕再见到有人举着相机对着自己,但同时,他似乎又隐隐地期待着板寸头的出现。子絮想:如果再见到他,自己一定要扭住他,不让他逃开,好好问个明白。

  儿子背着重重的“肉瘤”出来了,子絮慌忙迎上前去,将他拉入车里。等孩子取下书包坐定了,子絮一颗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下。一边问儿子累不累,一边发动车子向家的方向赶!路太窄,接送孩子的人太多,他需不时地向两侧偏让。就在那一刻,他从车子的倒车镜里看到了那个让他纠结了一整天的身影:板寸头!
    
  子絮窜出车时,几乎与板寸头撞了个满怀!看得出,板寸头的眼中充满了惊恐!
  

    子絮一把抓住自行车的把头,问:哥们,说吧,你到底是谁,早上为什么要拍我的车!板寸头几乎有点结巴了,半天才嘟囔出一句:我叫武友,请问我认识你吗?这大下雨的,我脑子进水了?好好的一双手,口袋不揣去拍你的车?子絮牙一咬说:行,装吧!我问你早晨为什么用手机拍我的车,你净给我打马虎眼!真要是这样,我早晨问你时,你为什么扭头就跑?板寸头愣了一会,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说:哦!原来你是说我拍照呀?我还以为你说我用手拍你的车呢!误会了!兄弟,现在社会上坏人多,你在半路上被人突然拦住,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通质问,你不认为是想要讹你呀?至于拍照的事情,我只是看着孩子小小的身子背着大大的书包,那背影让人心酸,所以想拍下来留给孩子将来长大看的,没有拍你呀!

  会是这么回事吗?子絮如坠雾里,只是不信。板寸头于是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递到子絮面前。相册第一张,豁然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小身影,边上,是他的车!

  原来,自己只是被别人当成了风景,可笑自己竟一直把自己当成了主角!

  子絮笑了,心也空了。那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0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欢迎万里来细流!{:soso_e142:}
对于小说,俺外行,不评。来留个脚印。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0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万里!不知道是不是老朋友呢。。呵呵。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1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深奥的故事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1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得深究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1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乍看还没看懂呢, 嘿嘿...
我在深度品读品读...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1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老到,赞。
现在的人,似乎总会因为外界的一些事情而严重地影响着自身的精神状态,处于高度戒备之中。
此文的整体布局和细节处理,都很好。
加精。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6-12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同楼上说的,语言和结构自然很好,细节处理特别是心理活动和与小秘的情景安排,十分恰当。反映了现代人复杂焦虑与自我矛盾心理和当下时代风气,严重支持精华。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6-15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2# 丁香雨 谢谢丁香雨版主来读,问好了!还请多指教!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6-15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启禀晓菲版主,是老朋友!呵呵,曾经的中散杨国宏是也!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