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04|回复: 23
收起左侧

[武侠玄幻] 绛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8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南茶花最甲海内,种类七十有二,冬末春初盛开,大于牡丹,望若火齐云锦,烁日蒸蔚。
  滇中云家,始数代传承,植茶花百余,品过数十近百,而犹以府院西南一红山茶为最。
  传其冬末春初,可绽花数百,其貌似霞若锦,流红飞雪,色清且艳,为府内各品之魁。望者无不称叹其盛花之境堪称绝景也。
                                                              
                                                                                                 ——前记



  他信手翻开书页,读著书上记载,唇畔、回忆留恋似的笑,淡淡一抹。
  是的,他还能记得那一树的火红似霞... 记得,那繁花似锦。
  只是往昔如梦,即使这府第仍是年年繁花,人影却已杳然,不知何方。


  一

  初见,他还是温润少年。
  父亲为让他安心养病,终是讲他迁至了霜天阁,且更名为苍梧院。一心寄望苍梧引来凤凰,使他健康起来。
  他也确实没有让父亲失望,每日安静地养病。
  他本就是一个安静的人,不似其他纨绔子弟终日流连声色犬马。他不能,也不喜。
  他爱的,不过那一杆碧箫,一树繁花。
  霜天阁,哦不,应该说是苍梧院,——苍梧院中没有漫天高大的梧桐,有的却是一树似锦的繁花。每每花开之际,满目锦色,绚烂如海。
  而他,每每便独倚栏杆,映着馥郁斑斓的花香,吟哦唱诵着“拚醉倒,花间一霎,莫教绛雪离披”,“绛雪纷纷满翠条,扣门都是病家邀”,抑或箫声幽幽,如泣如诉着万千的情丝悠悠荡去,…
  花香衬着书香,箫声和着风声,于是,竟连心境也香了…

  府里的人说他痴。
  他是知道的。
  虽然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虽然每个人看着他的目光都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然他终不是傻子。他知道。
  然他并不在意。痴又如何?病的久了,才知晓原来痴也是那般美丽的一件事物。
  他性子温和,却并不软弱。
  因着捣练寺大师的话语,父亲几度想将院中那一树繁花除去,换上苍劲广阔的梧桐。
  他拒绝了。

  繁花除不去,父亲又想让他换住处。
  他依旧拒绝了。

  他不是不爱惜自己。

  繁花过胜已臻妖。
  大师的话,他不是不知道。
  然知道又如何?于他而言,那不过是一树繁花,一树陪着他经风历雨沐过朝阳看过晚霞的繁花,一树听他吟哦唱诵、陪他挥毫泼墨的繁花。

  他想他是爱上了那一树繁花。
  他叫她“绛雪”。
  绛雪纷纷满翠条,扣门都是病家邀。
  他就是她的病家。
  病入膏肓。


  天渐渐凉了起来。
  风起,云残。

  他披着长衫,又一次独倚栏杆,远远地望着那一树依旧似锦的繁花。
  “咳咳,”不自禁,他又咳了起来。
  伸手掩面。
  再张开,掌中已有红色弥漫。
  竟终是无法再陪她度过这个冬季了啊!
  他怆然。


  二

  她来的时候,他便是这般。
  她知晓他的病。从他第一天踏入这个院落始,她便知晓。
  知晓,却也只是知晓。
  他是人,她是花。殊途,便是陌路。

  然他竟是痴的。
  那个据说是他父亲,向来严厉的父亲听得捣练丝大师的话后,想要将她除去。他竟生生阻止了。
  据说,那是他第一次违背他的父亲。
  而后来,后来他又一次违背了他的父亲,只为了不搬离这个院落。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她是不懂的。
  她只是妖,灵智未开的妖。
  但即便如此,她也知晓,他对她好,很好。
  他每每斜倚着栏杆,静静地望着她,或吟哦着各种各样的诗句,或吹奏着幽咽如诉的箫曲。他的眉梢,眼角,他跳跃的指尖,抿起的唇角,都透露着别样的风情。很美,很美…
  她是喜欢着这样的他的。
  于是,每每他倚在栏杆时,她便静静地看着他,如痴如醉。竟是觉得天地都宽广了…


  三

  他的身体竟似是愈来愈差了。
  看到他嘴角那抹鲜艳的颜色时,她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那样的颜色她很熟悉。是她的颜色,如锦,似火。
  他竟已咳出血来了!

  她大惊。
  她是不想他离开的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可就那样开始了,每日里默默地陪伴着他,注视着他。哪怕是远远地看着,便已足够。

  她只是只花妖,一个刚刚修炼成形的妖。
  她不知道怎样救他。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天天孱弱下去,自己也无精打采…

  她忽然想起,她的精元,吸取自天地间精华的元珠,似乎应该可以救他。
  只是,救了他。她呢?
  失了精元,她只能继续以前混沌未开的状态,将只会是一树花。再不能四季常盛,再不能经受冬日的寒凉,甚至再不能听他的吟哦他的箫声,再不能默默地躲在花束中看他。

  她踌躇。

  却终是踌躇未久。
  只因,他的病突变。更严重了。


  看着平日里安静的苍梧院瞬时人来人往,浓郁的药味终日不散。那个熟悉的身影再未能出现在栏杆之旁,如玉的吟哦声如诉的箫声再未响起过,她的心,纠了起来…

  她想她定是中了他的法术了。
  她坐在他的床边,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吧。

  他俊朗的面容已然憔悴,苍白的像她失了水分的枯瓣;他好看的眉头紧锁,即使是睡梦中竟也颇不安稳;他如墨的眼睛沉沉闭着,她再看不到他水润灵动的眼睛…

  他很难受。
  心口的疼痛让他颇不安稳。无意识地皱眉,想要醒来,却始终睁不开眼。
  可是,他闻到了什么?
  那是花香,馥郁的花香。就像院中那树繁花一样绚丽的气息。
  是在梦中么?他问自己。
  睁开眼睛,睁开眼睛。他倔强地告诉自己。
  却终是睁不开双眼。

  更浓郁的香味传来,在他的鼻尖。
  他吸吸,好闻的味道,安宁的味道。嗅着嗅着,心中竟也逐渐安定下来。
  他的心口不疼了。
  梦中,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坐在他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眉眼如画。明明从未见过,却莫名的熟悉。

  他看着她。
  绛雪。
  他忽然想这样叫她。

  梦越来越香甜。她的身影,也越来越淡薄…
  猛然起身,双手抓向床边,“绛雪,”他脱口而出。
  睁开眼。他愣住了。
  床边,空空无人,只有一瓣花。那树如锦的繁花的一瓣。


  四

  他的身子好起来了。
  每个人都说是个奇迹。
  他不语。
  他只是那般安静,安静地望着院中那一树枯枝。
  一夕凋零,曾经的繁花不在。

  唯他知晓。
  那里,曾经有一个名叫绛雪的女子。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2-3-18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9:} 最近忙死了,都没时间写字了。
先把以前的舞会戏作放上来,提醒自己抽时间修订。{:soso_e149:}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3-18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喜欢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3-18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落,今天看了你的帖子,觉得自己没白来,写的真好!继续加油哦,期待好多唯美的故事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3-18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近也忙死了
今天才得空上网
都来不及细看小落落的帖子~~~
献茶一杯给小落落{:soso_e160:}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3-19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哦!文字很好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3-19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27:}若水这头像,秀啥呢这是???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3-20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很美,简练。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4-3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凄美。
小落落,确实写得不错。
文中人基本未说话,却仿佛说了该说的所有的话。
情,也就活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2-4-3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舞会时看过一次。
现在再看,经得住品味。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