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3|回复: 1
收起左侧

[社会纪实] 那一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23: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是一场跋涉,一场与尊严,一场与责任,一场与自己较劲的过程。

那一年……

天,像倒扣着一面烂筛子,明明在中午的十二点多,却没有一丝明媚的感觉,阴沉沉的,像被共工撞倒了一角,要塌下来似的,显得格外的低。
那昏昏暗暗的天空,不停的漏水,飘斜的雨帘,交织出了画家笔下的动态,那沙沙的雨滴,拨动着音乐家的心弦,在艺术家眼中,斜风细雨是艺术,斜风细雨是灵感,可在村民学生眼中,却是个愁。下了多久了?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每天几乎持续的下,老天仿佛在戏弄人类,要人类再一次制造诺亚方舟,或者再一次把大禹治水再演习一次,来证明自己的伟大似的。

望着窗外的雨幕,强子与同学们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哪句这操他妈狠狠地、默默地压在了心里,毕竟,这是在学校,文明的春风还拂去了他们心灵上的灰尘,知识也净化了他们心灵的空间,把那些藏在内心深处的野蛮、暴躁被压制在了一个狭小的角落,尽管某个时候会蠢蠢欲动,但却翻不过理智的五行山。
回不去的同学们心里暗骂归骂,可谁也不会骂出来,谁也都知道注意形象的问题,毕竟,他们不是流着鼻涕的小学生,而是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了。原谅男孩子们的自高自大吧。说是“青年”,也是男孩子们自己的认为,毕竟嘛,初三学生,说青年还必须给青年两字中间加个“少”才更贴切点。

以前的初级中学,并不是每个村里都有,按规定,是以“片”为单位,一个片可以有一所中学。所以,在上初中时候,大多数同学都是在邻村上学。

雨滴无情的敲打着校园内挺拔的杨树,拼力刷着自己的存在感。除了学校所属的村里孩子都随着下课铃声回去了,这些没办法回去的同学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拿着自己的干粮,说是干粮,其实也就是馍馍或者锅盔(一种北方食品,是烙熟的),拿着家里人准备的菜,围在一起,你吃我的,我吃你的,虽然简陋,但是竟然也吃的津津有味。说到这,可能有些人会问,干嘛不去吃食堂呢?学校里是有食堂,但是面积也有限,仅仅是两个灶夫给外转生做饭,邻村的没在范围内。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钱”,相信出生在70年代前期的人是深有感触吧。

吃完饭,同学们会轮流去灶房提水壶,吃完干粮,再喝一碗热腾腾的开水,对于刚啃完干粮的他们来说,也是种“至高”的享受。都有一二十天了,他们都是早上上学时候,带上三顿饭的干粮,嘴唇都因吃干粮起皮了。雨下的太多了,每条回家的路都被学生们踩的成了表面平静而内藏险恶的泥浆,有的地方,甚至比雨靴还深,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泥浆就会灌满雨靴。在那个物质条件贫乏的时代,大多数同学都是赤脚来学校,谁也不会笑谁是赤脚大仙,至于遮雨工具呢?更是简陋,要么是草帽,要么是雨衣,甚至身上披一张化肥袋里面的塑料瓤子,当然,在80年代中期是有雨伞的,但是因为经济原因,能打起伞的同学甚至没有一半。出于现实,迫于无奈,学校在那个时候,会免费给学生们供三顿免费开水,据说,为这免费开水,学校领导都受了点老大不小的难场,说到这儿,强子在心里感激当时的校长与学校,并没有因为受了难肠而向学生们以各种借口乱收费。当时学校确实也没有别的收入,大概一千左右的学生的开水在当时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吃完饭,爱学习的学生们看书的看书,写作业的写作业,那些不爱学习的,会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坐在桌子上侃大山,甚至有同学还带来了扑克牌。

“来,强子,玩几把”,一同学扬着手里的扑克牌喊强子。

“不玩,你另找人玩吧”,趴在桌子上的强子一口回绝了这个同学的邀请

“吆吆吆,瞧你那死样,今天还寡妇不想×,假装正经起来了,那次都是你蹦的欢,吆喝这个吆喝那个打牌,今天看你深沉的装逼样子,莫非还想考大学不成,你赶紧去墙旯旮撒泡尿照照自己,看你是不是上学的那块料,看你历代祖坟上冒没冒出上大学的脉气”。那同学尖牙利嘴的半是嘲笑半是激将的嘲弄着强子。

同学们闻听哄然大笑,强子也没有理会,要放以往,依强子那个脾气,一场精彩武打影视会在教室里免费上演,不揍哪尖牙利嘴的同学几拳头才怪。可是今天,强子的无动于衷在同学们眼里无疑是“老虎挂念珠”了。

未完,待续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8-4-12 22: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