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79|回复: 18
收起左侧

[光阴故事] 红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3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薯

  今日下午读素香姐姐的《冬日薯香》一文,感触良多,只因自己先前也有心写一篇有关红薯的随笔,当时想的是以自己打给母亲的电话开头,可是后来还是忘记给家里打电话了,于是这篇文也就没了下文,而今在看到素香姐姐的文后,不觉有联想起之前想起的有关红薯的种种来,是为记!
                                                                                ——题记

  前些日子想起红薯了,只是约摸着老家该是刨红薯的季节了,所以就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别让母亲累着了,但这么多年漂流在外,又实在不记得什么时候是刨红薯的季节了,只是在心里估算着,那段日子红薯应该刨完了吧,最终我还是没有向家里问,等到母亲打给我电话时,母亲已经上了山西去打工。

  也是,比起前些年来,刨红薯的确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了,这倒不是说刨红薯实现了什么机械化,而是老家已经不怎么大面积种植红薯了,一斤红薯卖不了多少钱,种红薯怎么算账,也没有去外面打工挣的票子多,所以现在的老家,每家只是稍微种点,够自己家吃段时间就行了,往年的靠红薯来卖钱,或者用红薯来换面换米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而想往昔,种植红薯却是一项繁重的工程,在以前不怎么出去打工的日子里,种红薯、刨红薯可是一年当中除五月、秋收外最累人的活儿了,种红薯是在春季,过年开冻后就得翻红薯地,然后是弄红薯床、养红薯芽,红薯芽出来之后就是种红薯了,碰见下雨天还好,要是春雨不见就很糟蹋人了,由于红薯地大都是山上的小片地,得挑着水过去,用水浇灌,红薯芽才能成活。种好红薯后,基本上就可以不管了,直到六、七月间,在红薯秧扯得较长后,这时同时也是地里杂草丛生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除草和翻红薯秧,不翻的话就在秧上扎根了,这样长到最后是结不出红薯来的,夏天一般红薯秧得翻三遍,忙完这个也就差不多到秋收了,秋收是没空理红薯的,也是红薯还在生长的季节,印象中差不多都秋收忙完二十多天后,便到了刨红薯的繁忙时候。

  在我幼时的记忆里,刨红薯的确称得上繁重的活儿,老家的红薯地大都离家远,还都是小片的地,红薯刨出来挑回家太累人了,那个时候是大面积种植红薯的,远远超过了每家每户要吃的,所以红薯刨出来,可以不直接挑回家去,直接在地里切成红薯片,摆在山上的青石板上晒干,晒干后再挑回家去就省力多了。那个时候刨出来的红薯,除挑点好的放在红薯窖里供自家吃外,其余的大都切成红薯片,去换米面了,当然了,红薯片也是可以用来自家吃的,不过刚刨完红薯就切的红薯片不怎么好吃,等来年开春后切开晒干后,味道才好,此外,红薯还可以磨成粉,粉条、凉粉等等,便都是这么来的,此外,幼小的时候还吃过红薯面馍,是用红薯片碾碎后做成的,据说旧时是在没有米面的时候当主粮吃的,后来米面充足后,这个就被打入了冷宫,但在我吃红薯面馍的记忆力,这种馍馍是很甜的,感觉比用白面做出来的还好吃。

  儿时的记忆里,卖红薯的情况是很少见的,因为那个时候直接卖红薯一斤撑死也就一毛多点,而切成红薯片就可以卖到四、五毛,所以那个时候红薯都是要被切成片来卖的,据说,当时大肆地来收购红薯片,是因为红薯片可以用来酿酒。不过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红薯片的这个功用不再有了,还是因为村里的人们再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切红薯片了,总之,到了后来,红薯都是直接就卖掉了,或者用红薯来换米换面,然后把种的玉米、麦子糶了换钱。不过,到近年来,这种情况也很少见了,只因村里的人大都出去打工了,红薯只是象征性地来种点,这笔账很好算,种的红薯,再怎么丰收,卖出去的钱也抵不过闲时出去打工挣的。

  所以现在老家那种的红薯已经很少了,像今年国庆节回家的时候,邻居家为了早点出去打工,种完麦子就直接把红薯也刨了,虽然那会红薯还正在长,但邻居已经等不及了,许是现在不怎么经常吃红薯的缘故吧,现在回家偶尔吃起红薯了,也吃不出是哪个品种了,而在我小的时候,红薯一入口就是能分出来的。在我的记忆里,老家那最开始种的是“家红薯”和“洋红薯”,“家红薯”也就是本地的品种,个头不大、产量低,但味道很好;“洋红薯”应该是从外国传进来的吧,品相很好,都是清一色的紫色,看上去很好看,人家来收购的时候最爱的就是这种了,不过这种真的不怎么好吃,里面的筋太多了。后来从邻近的村子里传进来了“家红薯”的新品种,这种就好多了,在保有好口味的同时,个头和产量都上去了,是以,那之后,这种被迅速推广。此外还有“白红薯”和“黄红薯”,“白红薯”个头很大,不过里面水分太多了,所以又被戏称为“水红薯”;“黄红薯”记忆中算是稀有的品种了,这个在我的记忆里吃得不多,不过很好吃!但我现在回家时吃的,怎么看上去是灰皮的,记忆里是没有这个品种的。

  也许,红薯这东西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在老家那成为一种稀罕的作物吧,幼小的时候记得村里人和外地的人一起干活吃饭,外地人在吃晚饭时发现锅里有红薯,于是对伙夫说:“我能不能不吃馒头了,你多给我舀块红薯就是了!”那时的粮食还不像现在这么充足,村里人都是拿这来当玩笑的,因为他们想不通: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馍馍不吃,却要去吃什么红薯?这其中的道理其实很简单,吃多了,也就不觉得稀罕了,就像我这个从小吃红薯长大的人,街边烤红薯的摊子是吸引不了我的,哪怕他们烤的再好吃,我也不会在那旁边停步!而我关于烤红薯的记忆:是在山上用石头垒起一个炉灶,然后四处去捡柴,收集起后,点燃,继而把从地里挖来的红薯放进去烧,只有这样出来的红薯,味道才是最鲜美的。而这样的情形却是只能在记忆里去寻访了!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1-12-13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2:}红薯 笨笨烟小时候的记忆 记忆中每年秋天 妈妈都会买一麻袋的红薯 放在地窖里 准备冬天喂我们几个馋猫姐妹  现在的笨烟喜欢红薯依旧 不过现在要比从前好很多 每个季节都可以吃到红薯了
片子的妈妈好辛苦 祝福{:soso_e176:}{:soso_e177:}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3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2:}红薯 笨笨烟小时候的记忆 记忆中每年秋天 妈妈都会买一麻袋的红薯 放在地窖里 准备冬天喂我们几个馋猫姐妹  现在的笨烟喜欢红薯依旧 不过现在要比从前好很多 每个季节都可以吃到红薯了
片子的妈妈好辛 ...
烟波浩渺 发表于 2011-12-13 08:41
一般的红薯是放不到六月的了,地窖里放着的,来年春天就开始腐烂了,能到六月还完好无损的,都是珍品了,记忆中对面的邻居曾保存到过六月,味道真不是一般的好~~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1-12-13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少吃那,月初回家的时候老爸拿了一个巨大的红薯!啦啦啦啦啦…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1-12-13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丁香雨 于 2011-12-13 20:54 编辑

细细地品读完,非常的喜欢。文笔娴熟质朴,以白描的手法,勾勒出过去岁月的真实生活,这是对乡情和亲情的真情抚摸,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或许,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外出打工,红薯的记忆,已渐渐地成为了一种回忆往昔的情结。
片月的速度,真的很快呢。并且,你的散文,写得非常的棒。希望能经常拜读到你的作品,可不要偷懒哈。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1-12-13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个字号的宋体的间距太小了,读起来眼睛有点吃力。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4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地品读完,非常的喜欢。文笔娴熟质朴,以白描的手法,勾勒出过去岁月的真实生活,这是对乡情和亲情的真情抚摸,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或许,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外出打工,红薯的记忆,已渐渐地成为了一种回忆往昔的 ...
丁香雨 发表于 2011-12-13 20:48
谢谢素香姐姐的鼓励了,我就是太懒了{:soso_e127:}~~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4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个字号的宋体的间距太小了,读起来眼睛有点吃力。
丁香雨 发表于 2011-12-13 20:52
我调节了下段落间的间距,应该好点了~~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1-12-14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冬天,一下子来了两篇红薯,让寒冷的冬季一下子就温暖了起来。片片,赞个!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发表于 2011-12-15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喜欢的食物
人生漫漫路,让我们一起细水长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